汉能股价“腰斩”背后:无力偿贷遭斩仓

http://www.yicai.com/news/2015/05/4620565.html

汉能股价“腰斩”背后:无力偿贷遭斩仓

第一财经日报 秦伟 罗琦 2015-05-21 06:00:00

5月20日10时,汉能一众管理层在行政总裁代明芳的带领下,在香港九龙香格里拉酒店召开股东大会。10时15分至10时39分,仅仅24分钟内,汉能的股价出现跳崖式下跌,急挫逾40%,加上10时15分前的跌幅,暴跌47%

汉能薄膜发电(00566.HK)(下称“汉能”)董事会主席李河君曾说,看不懂汉能的人都会输得很惨。谁料,昨日的汉能几近“腰斩”,真的很惨。5月20日10时,汉能一众管理层在行政总裁代明芳的带领下,在香港九龙香格里拉酒店召开股东大会。10时15分至10时39分,仅仅24分钟内,汉能的股价出现跳崖式下跌,急挫逾40%,加上10时15分前的跌幅,暴跌47%。汉能在10时46分发布短暂停牌公告,股票及相关结构性产品自10时40分起已暂停交易。股价报3.91港元/股,共成交1.75亿股,成交金额10.51亿港元。短短70分钟,汉能的市值蒸发了1443.31亿港元。根据香港交易所(00388.HK)资料,截至5月11日,李河君共持有汉能80.89%的股份,这也意味着,李河君身家瞬间缩水1167.50亿港元,折合人民币约934.23亿元。

究竟什么原因导致汉能股价“腰斩”?李河君为什么没有出席股东大会?代明芳中途离座接听的电话说了什么?无论是会议现场还是在网络上,汉能被“腰斩”的话题炸开了锅。了解当天部分交易情况的消息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透露,汉能股价暴跌,“是因无力偿还股票抵押贷款,遭到借款方强制抛售抵押品而引起连锁反应。”

暴跌的同时李河君正演讲

参加昨日汉能股东大会的投资者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李河君本人并没有出席,大会由代明芳主持,“但在答问环节开始时,代明芳突然离座接听电话,直到股东大会结束才回到现场,不知道这通电话是否与暴跌有关。”

会上,有小股东发现股价突然暴跌后,质问管理层是否有信息未向股东披露,暂代主持的财务董事林一鸣表示,不了解股价变动情况,需要回公司了解情况后再作解释。记者昨日拨打林一鸣的手机,但直接转至了语音信箱。

李河君昨日去哪了?根据多家媒体公开报道,汉能在暴跌的同时,李河君正在北京主持汉能清洁能源展示中心的落成仪式。根据报道,李河君10时许出现,做了一个大约十分钟的演讲,此后还和部分嘉宾做了现场交流。

随着股东大会的结束,汉能的交易也随即暂停。在股价暴跌47%后,汉能当天连发两条公告,先是宣布股票及相关结构性产品暂停交易,随后在11时44分发出第二条公告,称“股份自5月20日上午10时40分起短暂停牌,以待刊发有内幕消息的公告”。

香港交易所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确认,若公告中表明涉及内幕消息,公司将会在晚些时候公布有关消息,但公布时间和复牌时间则因公司而异。截至发稿时,汉能尚未就停牌原因作出进一步解释。

丰盛金融资产管理部分析员冯宏远对本报记者称,过往上市公司因大跌停牌的原因众多,但如果原因比较简单,比如散户借保证金炒股导致机构迅速斩仓,通常可以在一至两天内复牌;原因相对复杂的,比如内部管治、审计等问题,通常需要停牌一至两周,甚至更长时间。

另有机构投资者向本报记者透露,汉能停牌可能会持续一至两周。

诡异,是一些机构投资者对汉能股价暴跌的第一反应,虽然资本市场对于汉能早有共识,但如此突然重挫还是多少有些出乎意料。

汉能资金链危在旦夕?

汉能的各类市场传闻昨日也一并爆发。即有传言指停牌是香港证监会发出的要求,因其对汉能的调查已有突破。《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就此向香港证监会求证,得到的回复是“目前尚无可透露的消息,对于个股不便置评”。一些对冲基金人士也表示,虽然早有消息称证监会在对汉能进行调查,但昨天突然暴跌并不像是因证监会调查而起。

随后,《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从上述了解当天部分交易情况的消息人士处获悉,汉能股票的暴跌,是因无力偿还股票抵押贷款,遭到借款方强制抛售抵押品而引起连锁反应。

本报此前在有关汉能的报道中曾提及,内地多家银行曾为汉能提供融资,包括国开行、民生银行和锦州银行,国开行曾在2011年与其签订协议,提供300亿元的授信额度。此外,汉能也曾通过P2P平台“爱投资”等其他渠道进行融资。不过,据本报记者了解,导致汉能股价暴跌的有关贷款,更类似股票融资,因无力偿还,借款方抛售抵押品以弥补自身损失。

对于汉能的股份质押,本报此前报道中也曾提及,曾有对冲基金人士质疑汉能的股东将大量股票抵押以获得融资之举。但由于香港证监会有关信息披露指引中,并不强求大股东披露在商业银行、券商等机构通过抵押股票获得的贷款,因此外界无从得知汉能究竟有多少股票被抵押融资。

“过去两个月,汉能薄膜发电的股价一直横盘,表明缺乏增量资金进入。”香港一名对冲基金人士分析指出,要维持这样的价位,需要消耗大量资金,而汉能的股价上一次出现横盘是在每股2港元左右的价位,当时横盘只维持了一个月左右。

虽然并没有任何明确证据显示李河君缺钱,但他确实在套现。港交所资料显示,李河君在4月2日清空手上全部海天水电(08261.HK)的股份,每股作价1.429港元,全部5600万股共套现8002.4万港元,持股比例从5.6%降至0。此后,海天水电的股价水涨船高,5月20日收报2.73港元,较李河君抛售时上涨了91%。

谁在减持?

昨日,汉能以7.35港元/股开盘后,小幅下挫至7.22港元左右,10时15分后,突然出现断崖式下跌。是谁在减持这只曾让做空机构无所适从的“妖股”?

从彭博数据来看,当天交易量最大的券商是中信国际,交易量达2362万股,其他交易规模较大的券商还包括野村、美银美林、UBS、高盛等。交易数据显示,短短一个多小时内,有8次600万股以上的成交,19次超过100万股的减持。

汇业证券策略师岑智勇指出,根据Powerticker大户盘路数据,汉能昨天的卖盘主要来自中信国际,沽出的金额达2098.2万港元,重磅价为7港元。其他主要卖家还包括UBS(瑞银)、高盛及招商证券,重磅价都是7.01港元,涉及的沽出金额分别为1985.5万港元、1901.8万港元及1673.5万港元。

其实这样的部署似乎在上周末已初现端倪。根据港交所中央结算系统最新的持股记录,5月15日,多家券商代持的汉能股份都有不同程度的减少。在记者统计的七家大型券商中,总共减持了1.93亿股汉能的股票。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统计后发现,近期大幅减仓的券商之首即为美林远东,该券商的持股量由5月14日的1.62亿股大幅减少82%,减至2993万股,是所有券商中减仓最多的一家。而其余券商也不多不少减少了近千万股的汉能股份。

不过,持股量最大的东方证券香港有限公司以及中信证券经纪香港有限公司持有汉能的股数没有发生变化,二者持股量分别为73.19亿股及32.79亿股,占已发行股本分别为17.54%及7.86%,显示上周大型抛售盘不来自于这两家代持的盘。

另根据港交所数据,5月20日,买入汉能的资金达到1.13亿港元,相比卖出金额多了142%。岑智勇也在报告中称,上午港股通资金有抄底迹象,买入汉能的重磅价为4.95港元,交易次数也非常多,达到763次。

除汉能以外,其他太阳能股也出现了大幅下跌。5月19日晚,在美国上市的中概股英利绿色能源(YGE.NYSE)也遭遇了与汉能类似的洗仓,当晚英利绿色能源收报0.94美元,全日跌36.91%。市场称,下跌的主因是5月15日英利绿色能源在呈交给美国证监会的一份文件中,提及了公司短债达到101.12亿元,可能影响未来经营的情况。

5月20日,在香港市场上的相关股票都出现了不小的跌幅,卡姆丹克(00712.HK)全日跌10.3%,收报1.48港元,阳光能源(00757.HK)跌4%,收报0.37港元,保利协鑫(03800.HK)跌2.25%,收报2.17港元。

冯宏远称,不排除市场因担心内地太阳能企业财务风险,而出现大规模的抛售情况。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